Einx-磕cp专用马甲

日常磕欧美一切cp的囤粮号w

今天的August也不想出任务呢

维C:



-沃森,锤刀组


-我真的爱惨了这对!


-年龄差有所更改,让锤锤品尝一下MI1的美味Ethan


-一个平行世界的AU






01.




对于CIA的王牌特工August·Walker而言,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任务能难倒自己。他总是喜欢独来独往,为了完成任务不择手段。甚至,说得过分一点,都已经可以上升到心狠手辣的地步了。所以,当组织上破天荒地为这次特别行动给他安排了一个搭档的时候,August气得在心里直翻白眼。




哦,上帝啊,还有谁呢比我更加出色呢?那些毫无用处的其他特工只会成为累赘。




但这个任务由不得他拒绝。纵使心中的不满万万千千,August只能服从安排,接受这个任务。




大不了到时候兵分两路,各干各的。






02.




IMF。




August听说过这个如同幽灵一样潜伏在CIA中的特别行动小组。他一度认为这是个虚构的机构,毕竟在被政府所抛弃和不承认的情况下,又有谁会死心塌地地为国家卖命呢?




“你好,我是Ethan·Hunt,来自IMF,是你本次行动的搭档。”




眼前的小个子男人有着如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,嘴角微微上扬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都是一个俊美到不行的人。一个年轻又漂亮,甚至看起来还有点涉世未深的特工。




IMF这样光明正大地使用童工,难倒不怕司法处罚吗?




August从来都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,但面对这样一张脸,他脑子里只能联想到这是组织上派来执行蜜罐任务的搭档。




毕竟,有时候比起经验老道的特工,青涩的小毛孩反而更能赢得敌人的信任。




这也不错,毕竟蜜罐任务并不是自己的拿手好戏。




“你好,特工Hunt,我是August·Walker。”






03.




事实证明,以貌取人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。即使August不想承认,但Ethan的确是他见过的、最优秀的特工了。要不是Ethan的工作理念和自己的大相径庭,August甚至都想写封申请,永远和他配合下去。




“不能,我们不能这样做。”Ethan否决了August正面出击,夺走病毒的计划,“我们应该尽可能避免和安保人员的正面冲突,毕竟他们是无辜的。”




“那你说应该怎么办!他们有着最先进的安保系统,不正面突击,你难道想飞进去吗!”August总觉得Ethan的妇人之仁总有一天会害死他们的。




“等等,飞进去……”Ethan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漂亮得如同祖母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兴奋的光芒,“Benji,你能打开他们的通风口吗!”




“呃……也不是不可能,但我们只有45秒的时间通过它……”Benji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,他大概知道Ethan又要挑战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。




在IMF小分队讨论的间隙,August完全插不上话。原因很简单,这实在是太疯狂了。这种任务怎么可能会有人能够顺利完成呢?






04.




事实上,任务完成得异常顺利。




August以前总是觉得特工任务就应该有冲突,有流血,有伤亡。牺牲一小部分人来拯救大部分人这在August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。像Ethan这样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人的特工August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

“先生,麻烦你让一下。”戴着白色口罩的护士从August身旁挤过,“换药时间到了。”




哦,好吧,特工任务依旧逃不开流血伤亡这个永恒的主题。




August稍稍侧过身,但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病床上包着绷带的可怜小个子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Ethan也是那种愿意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而去牺牲一小部分人的特工。虽然这个“小部分人”在Ethan眼里永远只有他自己。




实在是,有够傻的。August在心里嘲笑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医院。






05.




“谁能解释一下,为什么这个人还在这儿?”说实话,Benji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来自CIA的王牌,他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自大又张狂。被老好人惯坏的Benji自然是不会对August产生任何好感。




August把一张调令摔在桌子上,满脸写着“你以为我想啊”的无奈。




当然,这并不是August的真实想法。善于伪装自己的CIA特工不会告诉别人当他的顶头上司在看见自己请求调配到IMF的申请令时的表情就和现在Benji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


“职责所在,抱歉。”




这句话August说得无辜极了。






06.




“Ethan,听着……”




“别让他分心,这种事交给我就好了。”August掐断了Luther的通讯线,他脱下西装外套,把衬衫的袖口解开,将袖子捋上小臂,最后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,“IMF把我调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处理这些肮脏的事情吗?”




Luther没有制止August出格的行为,比起让Ethan陷入险情,倒不如试着去相信这个新来的成员。




事实证明,August在打架方面确实比Ethan略高一筹,这可能与他高大强壮的体型有关。Luther通过监视器,看见August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企图闯入的武装分子摆平,完事之后还冲着摄像头挑了挑眉。




被打击到的腹部和背部还有些隐隐作痛,但August并不在意。他在Luther不解的眼光中换上了一件新的衬衣,打理好头发,重新穿上西装外套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他依旧坐在那个角落里,没有丝毫感情地盯着Luther的电脑屏幕。




“你可真是走运。”在Ethan进来之后,August抢在Luther前开口,“但你的运气能用到几时呢?”






07.




August自认为自己的伪装技术不错,所以当Ethan提着医药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August的第一反应就是Luther告密了。




“今天真是谢谢你了,”Ethan把手里的医药箱递给August,“但下回还是准备一件一样的衬衣吧,浅粉色和浅紫色的差别我还是看得出来。IMF的特别医药箱,我想你需要它。”




“没什么,我只是不想因为你一个人的失误而导致任务失败而已。”August接过那个漆黑的小箱子,他的内心忽然升腾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,“顺便一提,我的背受伤了。”




“嗯?需要我帮你看看吗?”



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


August能感觉到对方微凉的手指在自己的背上游移,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张到手脚不知如何安放。他能闻见药剂的刺鼻气味,也能感受到对方在查看自己的伤口时喷在肩胛骨上的微弱气息。




一下又一下,像是羽毛一般挠得他的心里一阵阵发痒。






08.




优秀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,August顺利地与IMF融为一体也就显得合乎常理。即使他处理问题的方式常常受到队友们的诟病,但特殊时期,特殊办法,IMF也需要像August这样冷酷的杀手来料理后事。




有那么一段时间,August对于出任务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兴奋与期待。毕竟这是接近和了解Ethan的唯一途径。




他们在远离地面几万英尺的高空一起下坠;他们在零下十几度的冻库里偎依取暖;他们在枪林弹雨里将后背交给彼此;他们在深不可测的海底交换着仅有的氧气。偶尔在晚归的途中,一向全力以赴的小个子会累得靠在August的肩头上小憩,就像一只玩累了的猫咪一样乖巧而又可爱。




尽管August不想承认,但他确确实实很享受和Ethan在一起的每分每秒。






09.




事情的改观发生在一次没有什么危险的蜜罐任务上。结束任务之后的Ethan脖子上带着暧昧的红痕和似有若无的酒精味。所有的一切都像是August心里快要炸开的炸弹警示灯一样,令August心烦意乱。




于是破天荒地,August在任务结束之后拎着Ethan之前送给他的医药箱登门拜访。




“August,这么晚了有事吗?”




他看起来像是刚洗完澡,August这样想着。空气里混杂着沐浴露和酒精的气味,August感到自己的喉咙开始出现干涩的感觉。




“我认为你在这次行动中受伤了,”August扬起他手中的箱子,“我是来给你消毒的。”




IMF的医疗箱没能派上用场,August坚信自己的吻比任何消毒药剂都更为有效。




他们从客厅一路纠缠到卧室,一切都显得那样自然而又顺理成章。




“该死。”August仰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,他能听见身旁Ethan小声而又短促的呼吸声,也能感受到Ethan微微发抖的身体。




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,仿佛有人想要离开。August一个翻身重新压到了对方的身上。他看着身下的人紧张得皱起小脸,那双漂亮的、带着金环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、疑惑和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绪。




“听着,”August用他那宽大的手掌挡住了Ethan的眼睛,他害怕从那如同猫眼石一般美丽的瞳仁里读出他不愿意接受的答案。August俯下身从那两片薄而微凉的嘴唇辗转亲吻到耳垂,“我爱你。”






10.




以往自己最为喜欢的任务环节变成了August现在最不想面对的东西。有些东西由于他的出格举动已经造成了不可挽救的结果。IMF小组里只要不是瞎子的都能看得出August很明显不在状态上。




August尽量无视那些询问的眼神,但也无心调整自己的状态。反正他的申请书已经递交上去了,这大概是他与IMF小组最后一次共事。前同事印象的好坏根本不在August的考虑范围之内,他现在只想跳出所有与Ethan有关的圈子。




在任务里开小差的后果是无法预估的。August只能看着子弹朝自己飞来,而他没有任何办法避开。




被子弹击中的疼痛感并没有随着神经传达到大脑,August看见Ethan挡在他面前,替他挨了一枪。白净的衬衫上马上染上了一层血水。




当August还在调动着自己全身的愤怒时,一只手用力拽过他胸前的领带,这使他不得不弯下身来。下一秒,他就尝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那在梦境里反复出现过的、甜美的双唇。




“希望这能让你专心起来。”






11.




“我请求撤回我的申请书,在IMF我的确能得到更高的工作效率。”




上司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让August浑身不自在。




“不走了?”




August一出门就看见Ethan依在墙上等他。




“职责所在,见谅。”






12.




关系的确定并不能改变August现在对于出任务的恐惧与抵抗。他开始留意起很对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。像是Ethan有没有受伤,是不是太过于好看,是否需要进行蜜罐任务,会不会被心怀不轨的人给拐带走之类的。如果可以自行选择要过怎样的生活的话,August一定会选择和Ethan两个人窝在家里,把他藏起来,只供自己享用。




原先August在认知里划分的“大部分人”与“小部分人”或许要稍微改动一下:任何人都可以是在任务过程中牺牲的小部分人,但Ethan永远是他唯一需要拯救的大部分人。




“August,准备一下,要出发了。”




August闻声望去,Ethan穿了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,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翘臀和长腿。




该死,就没有人提醒一下他什么该穿什么不该穿吗!




“老样子,他们不会对我们提供任何帮助与支持,只能靠我们自己。”




该死,IMF这群吸人血的高管是想把他漂亮宝贝的最后一滴血都榨干吗!




“August,你……”




该死,自己又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。




“Easy,easy,这不会影响我们的任务的。”






13.




今天的August也不想出任务呢。








FIN .





评论

热度(204)

  1. Einx-磕cp专用马甲维C 转载了此文字